菏泽有位101岁老兵,他曾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…

他有60年的军事生涯。他已被转移到中国的一半以上。他参加了抗日战争,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。他经历了50多场战斗,参与了数万名伤病员的救援和治疗。他曾经做过很大的贡献,三等奖两次,小做四次。 1999年,他被选为世界级专家。 2015年,他被中共中央,国务院,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。他是曹县。潘春华,一位百岁的退伍老兵。

7月28日,“牡丹晚报”记者来到潘春华,为县干部和工人享受抗日战争。虽然老人已经有一百多岁了,但他的头发很多,他的身体很瘦,他的精神仍然很尴尬,他的讲话很清楚。在了解了记者的意图后,我回想起过去亲身经历的难忘的战斗岁月。

参军入伍,英勇抗击侵华日军

潘春华1918年12月出生于曹县庄寨镇潘寨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年少时在邻村一个破庙里上学,尽管学习成绩优异,却因家贫,高小毕业后就辍学了。此后,受在校期间抗日教育思想的影响,潘春华一心想参军报国,却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。为此,潘春华偷偷离家三次。1935年6月15日如愿参军后,潘春华被安排在原国民党军队第12军20师60旅119团医务所,当了一名医务兵。

“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,我跟随部队由藤县转移到山东禹城,守涂海河抗击日军,当时部队士气高昂,高呼‘打不败日本,喂狗也不回来’的口号。由于正值汛期,雨水较大,日本的坦克车开不过来,他们就用飞机时不时地扔几个炸弹侵扰我部。那时,我们就躲在自己挖的掩体里,部队供给跟不上,饿了就挖地里的野菜吃,渴了就喝雨水,一直坚持了近两个月。后来,我们和日军又激战了一夜,地面有日军的坦克、大炮,空中有日军的飞机轰炸,一直把我们逼到黄河边。渡黄河时,由于船少,加之日军的步步围追猛打,很多战士都牺牲了。”回忆至此,老人眼中已噙满泪水。

潘春华(前排第二排)

稍加平复心情,他继续说:“记得打开封时,我所在的团负责攻打西门,团长刘国昌是有名的抗日英雄,作战非常勇敢,每次战斗都拿着大刀冲在最前面。当时他指派一个营的兵力搭云梯上城墙偷袭日军,没想到上去后却被日军围歼,一个营的官兵全部壮烈牺牲。西门战斗后不久,我们团在河南杞县与日军展开了一次正面交锋,日军用坦克车、大炮向我团发起了猛烈的火力攻击,我和卫生队的人员都拿起枪参与了战斗。那次损伤最为严重,死伤100余人。后来,我们又与日军几次交战,刘国昌团长也在战斗中牺牲了,他死得很惨,肠子都被打了出来……”

救死扶伤,自身生死置之度外

1943年日军攻击洛阳时,伤寒病肆虐,潘春华也不幸染病,几个战士就抬着他走,等把敌人被打退了,他就坚持自己走;鞋底磨破了,就光脚拄棍走。途中日军炮弹乱飞,随时都可能中弹。

件多么艰苦,他和战友们从未间断过为伤员做各种抢救手术,常常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。

潘春华(中)

战争的残酷,也深深刺痛了潘春华的心。他暗暗发誓,一定要尽职尽责,努力干好本职工作,要像白求恩大夫一样,不知疲倦,不畏艰难,不辱使命,去救治更多的伤病员。为了提高救治水平,使自己的业务水平精益求精,他经常利用休息闲隙,刻苦钻研医疗业务书籍。无论走到哪里,他总会抽出时间来学习,平时一个十字卫生背包装的全是医疗书籍,手抄笔记本也从未离过身。

1941年,部队驻扎河南许昌时,潘春华考取了西安军医学校速成班,次年毕业分配到洛阳14军83师野战医院,任上尉外科军医。1943年,在抗击日军攻击洛阳期间,晋升为少校外科主任。1944年,潘春华再次以优异成绩考入西安军医学校,几个月后学校迁至上海,更名为国防医学院。

潘春华(前排第三)

1949年4月,潘春华正式参加了解放军部队。1950年,他先后参加解放大西南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,在陆军30医院一分院和三分院救治伤病员。1954年,部队迁至辽宁兴城时改编为204医院,1955年调至沈阳军区205医院,任外科主治医师。

潘春华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,那时他和战友们多次频繁转场抢救战场上的伤病员,经常是在一个战场上刚抢救完伤病员,连休息调整的时间都没有,就要急着奔赴下一个战场。1950年冬天抢救从朝鲜战场上伤病员的救治场景,让他终生难忘。“当时一来就是几火车皮的伤员,主要是做截肢手术的,最长的截肢到大腿。那时我是主治医生,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手术台,有时身体实在撑不住了,就稍作休息再接着做手术;有时一个手术下来,尿在棉裤里都没功夫去厕所……”回忆至此,老人十分感慨。

就这样,他和战友们坚持了七天七夜。由于那次救治伤员的出色表现,他被部队记大功一次。

红色教育,38载致力推广不懈怠

件差的现状,潘春华根据自己在部队多年的从医经验,倾心整理出了农村常见的外科病治疗方法,有效解决了当地外科患者的病痛。该治疗方法已于1999年5月入选《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》一书,并荣获世界优秀专家人才证书。

在致力于基层医疗建设的同时,潘春华还以实际行动关爱下一代健康成长。为弘扬革命传统教育事迹,潘春华经常深入学校,以多种形式对青少年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,向他们讲述战争的艰苦与残酷,革命先辈不怕困难、顽强拼搏的革命精神,教育引导青少年学生一定要铭记历史,踏着革命先烈的红色足迹走好人生的每一步,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强国梦而努力学习。这样的革命传统教育,老人自离休后已坚持了38年。

每当想起战争岁月和那些牺牲的战友,潘春华就深感自己是最幸福的人。如今老人已是四世同堂,家庭和睦,其乐融融,平时注重养生、适量运动,喜欢看电视新闻、读书阅报和写毛笔字,在安享晚年的同时还关注着国家和军队的发展。

采访临结束时,老人拉起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的手说,他还有个最大的心愿: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祖国复兴,实现统一大业!并再三叮嘱,一定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,要听党的话,做一个对社会主义建设有担当的人,让祖国变得更美丽更强大,让人民生活得更幸福,再也不受世界列强的欺凌……其真挚朴实的话语,彰显了一个老革命者的情怀和境界。